Friday, September 15, 2006

再見三越

又一個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即將消失。

早上突然記起銅鑼灣三越過了這個星期便會結業,於是午飯時專程跟同事走到地庫的千登世餐廳。我對這家餐廳有點感覺,記得中學時學校陸運會都是在當時還有跑道的政府大球場舉行,有一年我便跟同學到這裡吃午飯。吃過什麼價錢多少店內裝潢如何,已經毫無印象。之後二十年雖然到過三越無數次,但都不曾再走進這家餐廳。





起初我跟同事都擔心這天午飯時間人潮勢必洶湧,但出乎意料顧客並不多,甚至有點冷清。我和同事分別點了白汁雜菌意粉和漢堡扒飯,味道好不好已經不再重要,因為無論怎樣這都是最後一次光顧。



這杯 UCC 珈琲為我們的記憶劃上一個很好的結局。



再見了三越,要再見你,只會是在日本。

43 comments:

februaryfishfish said...

最風光的時候,香港有兩間三越。我曾在尖沙咀的那一間買了一件雙面大衣,每年冬天都會出來露露面。人來人往,舊情綿綿。(襯裡的夾綿好暖架﹗)

largeheadboy said...

尖沙咀三越是不是現在 duty free 那裡,竟然也印象模糊!

Wordy said...

酷愛日遊的女同事這大半年常常光顧三越,今晚又約人吃飯去。

很少逛三越,倒是你說的舊政府大球場,也在那邊參加過一次聯校的陸運會,是八十年代末吧。

supageti said...

以前也喜歡逛三越,但近年覺得它越做越差,已很久沒進去,印象也很模糊了。

小妹 said...

讀中學的時候,常會和同學仔去幫襯的.它可說是小妹第一間接觸的日本餐廳吧?看完大頭仔一寫,不期然令我回想起那段青蔥歲月...好!明天一定要趕去幫襯最後一次至得! 好想要食多一次三文治壽司呀~

largeheadboy said...

三越近年確是差了很多,可能是無心戀戰吧!從前愛逛 polo 店,近年來只到地庫的百 x 和 st etoile 麵包店。

wordy ,很抱歉,我到政府大球場參加陸運會時維八十年代初。那時候覺得大球場很大很大!

largeheadboy said...

小妹︰三越的確是我們初次接觸日本的地方。三文治壽司很聞名嗎?記得拍多些照片做個紀念呀!

Wordy said...

講下講下,或者今日放工會去行下。我的日本初體驗是大丸、松坂屋。三越、東急反而印象模糊。

那次陸運會是 89 年初,天氣很冷,大清早帶著大班同學(他們都是港島路盲)乘隧巴過海。真的覺得很大,但從此也沒到過大球場了。那一小片純真記憶自此封存。

supageti said...

哈哈,中學畢業前香港島只識去維園(由觀塘碼頭坐船過北角再搭 10 號巴士),中五謝師宴去中環大會堂好似大鄉里出城,點知接著一段長時間都在中環行走。

貝拉 said...

哎呀!唔講唔知三越就黎拆...真可惜

largeheadboy said...

東急我都無乜印象啊!wordy 實在太年輕了,89 年年初我已經上大學了!
大球場的印象還有賣甜筒菠蘿木瓜的叔叔和位於觀眾席頂的廁所!
意粉,係呀,那時還有汽車渡海小輪!
貝拉,咁你就過日本緬懷一吓吧!

Wordy said...

差得幾多?果年我都中二喇。你係萬豪果篇已經自爆年紀,我無罪架 :P
我都記得果 d 叔叔呀,所以去紅館睇騷會記起大球場。球場中層都有幾個大廁所,設計好傳統(老套)英式,紙皮石地配拋光石牆,摸上去凍冰冰。
細個老豆有車,週末遊慣車河,我方向感都 OK,加埋自細鍾意讀地圖,同學當我的士佬或者九巴熱線。
坐汽車渡輪時,一定落車企船頭,好型!

supageti said...

當你o地仲係學生時,意粉已經o係江湖打滾多年,家居西營盤,o係屯門番工,放工如紅隧太塞車,我o地幾部香港車會轉軚去佐敦搭船過中環,上左船之後,落晒車聚o係船頭吹下風兼吹下水,好快就到,而且幾開心o添!

februaryfishfish said...

去得大球場開陸運會的一定是頂班馬,我的陸運會不是九龍仔便是旺角。

小彭 said...

完全忘了尖沙咀有三越...

Wordy said...

supageti: 佐敦過中環係統一碼頭嗎?都忘了。入秋了,不趕時間,過海會乘渡輪,就是偷一刻輕鬆,一派好整以暇似的。

februaryfishfish: 我只是觀眾,largeheadboy 就不得而知了。

februaryfishfish said...

小彭& Largeheadboy:尖沙咀三越,來得快時去得快,現在變成了Duty Free。對面原是消防局,遷後由一間叫Green Peace的服裝店進駐,Green Peace後來改名叫IT。噢﹗再說下去就成了朱維德,講歴史掌故la。

supageti said...

wordy:你不說起,我已忘記統一碼頭這名字了,乘渡輪也是一種樂趣。

largeheadboy said...

小時也很喜歡坐汽車小輪,樓上坐人樓下載車。但我們一班同學總愛走到樓下吹風,小輪泊岸時更可即時跳上岸!

統一碼頭感情好深啊!年輕時經常從佐敦坐渡輪到中環買外國雜誌,統一碼頭是必經之路。

當年也曾在大球場的跑道奔馳,更跑了個第二回來,只不過那場是初賽,同場比賽的亦只有兩個人(計埋我!)

wordy︰你仲要強調自己當時是中二!天!

意粉︰仲以為你出來打滾時紅隧還沒有建好,要坐 wala wala 過海添!

二月魚魚︰我是頂班馬中的籮底橙!

小彭︰我地呢啲後輩真係唔知尖咀都有三越,只知尖咀有祟光!

Wordy said...

哥仔,我剛轉職這裡時是組內是小弟弟,五年人事幾十番新,現在的同事幾乎是剛本科或碩士畢業的小妹妹。有次我說去看憶蓮演唱會,提了幾首中、西舊歌,她們都面面相覤,以為我是史前生物呀。

largeheadboy said...

嗚,不得不認老了!

carjaswong said...

那家千登世真是不太掂,不過最後一家千登世也結業了...

大頭仔,幾時寫埋個遊記呀,等到頸長了。

supageti said...

我o岩o岩出o黎打滾時,過海只有紅隧,地鐵只走官塘至石硤尾 ~ ^^

Wordy said...

地鐵首期通車果日我有去試搭,當時興奮程度可比(學校)旅行呢!

largeheadboy said...

jason︰原來仲有你等緊我個遊記!好,等我收拾吓心情先!

wordy︰據我所知,地鐵通車時維 1979 ,你可能仲係手抱喎,今次唔好扮大個喎!^u^

意粉︰1979 年~~~~~意粉真係唔細喎,我話你嘅胃口呀!

Wordy said...

唔爭在老實到底喇,五歲仲手抱?通車的紀念特刊一直保存至今,上個月仲寫左篇《香港有軌一日遊》。

supageti said...

哈!我小學畢業就出黎做o野嘛!

我胃口大唔大,你請我食餐 buffet 咪知道 law ~ ^^

Wordy said...

有冇好 buffet 介紹?上星期五吃帝苑,食物算過得去,但價錢 mark up 得太離譜。

Cafe Too 唔錯,Ritz 既 sunday bunch 同禮拜五六日既 semi-buffet 都 OK。訂了十月底(booking 八月初落,太滿) Intercontinental Harbourside 既 Sunday buffet,大期待。

largeheadboy said...

wordy︰五歲時的特刊可以 keep 到依家,果然是電車男!

意粉︰係呀,那個年代通常小學畢業就要出黎做野架啦!^!^

largeheadboy said...

洲際的真好想一試
但怕回不了本
相信要狂隊香檳。

tiffin 的甜品部飛也想試啊!

Wordy said...

我的「惜物」能力相當高,甚至過高 :P

洲際個 Sunday bunch 集齊同酒店多家餐廳的好貨色,以我食量,該能回本。

已經打算當日只吃一餐。

小彭 said...

大頭仔, 等你遊記的, 豈止jason一個呢?

州際的buffet, 只吃過平日lunch, 真的不錯呢... 我仲同朋友坐到差不多六時! 當然沒食物供應, 但五時左右, 有侍應來, 想換過一些熱咖啡給我們!

Wordy said...

大頭:你專心寫遊記吧,有粉絲等著呢。我那篇過期的也要快點完成。

小彭:您好,未幫襯過洲際,不過打過幾次電話去問,服務員態度挺不錯。

小彭 said...

wordy: 在州際最窩心的是, 當穿黑褲時, 是會換上黑餐巾的, 這是在四季亦沒遇上的! 黑褲配白餐巾的後果, 可以是很嚴重的!

supageti said...

我都好想試下洲際既 Sunday Brunch,不過星期日通常唔想早起(哼,我都可以瞓超過十二個鐘嫁!)又唔想出城,所以仲係停留係想既階段。

largeheadboy said...

越拖越懶,擔心遊記又會爛尾啊!
黑褲配白餐巾會有乜野後果呀?

Wordy said...

小彭:
你怕褲子落色染污餐巾,還是讓人誤以為你是女侍/廚娘?

supageti:
愛吃的,「辛苦」少少也沒所謂喇。原來你是睡寶寶!我能一覺睡六個小時已經還得神落。

largeheadboy said...

我都係咁話
我就如能睡上八小時便發達了!

小彭 said...

白毛毛會沾滿黑褲子!

Wordy said...

小彭:
那要看褲子和餐巾物料吧,但服務員這樣做確實細心。

大頭仔:
還以為你那麼大汗,新陳代謝特快,更容易睡得穩呢。

largeheadboy said...

oic!

我是個超易入睡兼睡得很甜的人,只是定時定候便會醒來,即使是假期或前一晚一兩點才睡。

supageti said...

我也是超易入睡兼睡得很甜的人,但不會定時定刻醒來,平日一定要用鬧鐘,鬧鐘響幾次就會彈起床,然後生生猛猛的過每一天。

我最高紀錄是身體在正常狀態下睡了兩日兩夜。

我愛吃,但不會把吃放在第一位,讓我選睡或吃,我會選睡啊。

Wordy said...

我易入睡,但同樣每到半夜至少(驚)醒一次。是女魔頭之過。

吃與睡,我也選睡,縱然睡得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