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2, 2006

好逸惡勞

人,往往要遇上一些挫折,才懂得奮發自強。

為了替自己刻板的工作加添一些動力,這幾個星期參加了公司在收工後舉辦的工作坊,鍛鍊自己工作上的技能,同時也要令自己感到挫敗。的而且確,這工作坊令我徹徹底底的抬不起頭來,離去時臉上總是一片死灰。我告訴我自己,不可以好逸惡勞,要積極求進才能保得住飯碗。

那一刻,必須要以食來重拾人生樂趣!於是我走到九龍城的食堂,點了份量大得驚人的枝竹豆腐火腩煲和蒜蓉炒通菜。火腩煲上桌時仍是名符其實的 bubbling hot ,肥美的火腩令我重燃食慾,一大碗白飯一下子便吃得清光。





不過我知道,明早醒來我又會忘記前一晚的教訓。

26 comments:

lau2tang said...

是甚麼類型的工作坊如此打擊你的自信!要用美食治療這絕招?
你那個假假地都是鐵飯碗,無咁容易打得爛!^-^

largeheadboy said...

係聽完人地講嘢然後你跟住講返出嚟嗰啲工作坊,確實令人超級沮喪!
正正由於假假地都係鐵飯碗,所以不得不耐唔耐“邊”(死,唔識寫!)策吓自己!

貝拉 said...

我通常做野還做野,放工後就拋開一切....

小彭 said...

想起四個字形容大頭仔: 懸樑刺股!

supageti said...

哈哈 ~ 鞭字都唔識寫,仲話做文字工作?

話時話,你份工有無需要咁上進呀?^^

pik said...

非得鞭策你一番才成了。

lau2tang said...

意粉,
唔好笑佢啦!我好多時都會執筆忘字嫁!
有時又用錯了其他同音字,例如:明明是混淆,我就用了渾淆等等,例子多不勝數!

largeheadboy said...

貝拉︰我通常返工就做自己野,收工就繼續做自己野!

小彭︰我連鞭策都唔識寫,你整句“懸樑刺股”黎贈興咩!

意粉︰我呢啲呃飯食嘅,唔好咁揚呀!

pik︰得閒就黎鞭一鞭我啦就!

largeheadboy said...

劉鄧︰我真係老人痴呆得好緊要,之前寫上面的回覆時連個“整”字都唔記得點寫!

lau2tang said...

原來你和「抱擁這分鐘」內的孫藝珍一樣,咁後生便患了這種病,可惜可惜!

Wordy said...

第一次在你的主 blog 留言。

你的工作跟我上一份性質一樣吧?當年一畢業進駐清水灣,以為撿寶,天曉得上司跟「穿 Prada 的惡魔」一模一樣,天天「工作坊」呢。發誓不能讓她看扁,至少到現在學有小成。

你一個人能吃那麼多?佩服。

largeheadboy said...

劉鄧︰可能我平時少用腦,痴呆得特別快!要打返幾圈先!

wordy︰我上一份工作也跟你現在的性質差不多啊!清水灣?我也曾留守西貢你的友台工作啊!至於那晚其實吃不晒,一直飽到尋日早上!聽到你說學有小成,之前受的苦是值得吧!

lau2tang said...

打翻幾圈?我都啱啫!我都怕老人痴呆!記得留番個位俾我。

貝拉 said...

貝拉︰我通常返工就做自己野,收工就繼續做自己野!
我睇完笑左好耐....

Wordy said...

「西貢我的友台」,你說蠔涌?

受苦時很慘,幸好那是第一份工,見識過那些 XO,日後也沒什麼好怕。

lau2tang said...

我比較幸福,第一份工便遇到了超級好上司,愛護兼教導有加。可是當年身在福中不知福,加上年少氣盛,並未珍錯此學習機會。到出到去,方知搵食艱難,亦明白到好上司是可遇而不可求。兜兜轉轉,在外浪蕩七年多,展轉又回到好上司的麾下,幸福地過了一段美好日子,直至他因被調職而提前退休為止。現在,唉!又回到水深火熱中!

largeheadboy said...

我也曾遇過橫蠻無理、罵人不留情面的上司,那幾年確是惡夢,每到周日晚上便想逃避。那時真的有衝動殺了她!
這幾年總算苦盡甘來,日子好過得多!

wordy︰果然是傳播界喎!

Wordy said...

大頭,你又是遇上女魔頭?!

我的失眠就是從那時候開始,九年沒癒。但公平說句,她也教了我不少,從語文到該如何對待同事。

你和 lau2tang 現在或曾經有過幸福日子,都值得高興吧。

唸翻譯又不要做跟本科沒關係的工作,傳播界是比較正規的出路吧。在那有粒珠那個台工作了四年,到現在還不時重播我做的殘片,有時候也覺得不忍卒睹。

PS 給女魔頭折磨到不似人形時,還到過你舊東家外的車公廟祈福呢 :)

largeheadboy said...

女魔頭好像每一個人都曾遇上過哩!
雖然我現在從事文字工作,但我並非讀語文出身,所以唔識寫字是很正常的啊!
wordy,你姓什名誰?以後有機會要好好品評你的大作!

lau2tang said...

我好有興趣想知道你讀甚麼的?何以可以從事文字工作?

largeheadboy said...

我讀地理,除咗教書真係唔知有乜好做!咁呢份工肯請我當然唔拘啦。當然,我的語文水平都有返咁上下,雖然我會唔識寫“鞭”字!
話時話,書我都教過架!

Wordy said...

我姓什麼?看看我 blog 的網址就知道。別說五六年前的舊作千瘡百孔,就是我的 blog,有時候也忍不住改了又改,但對於目前的工作就不可以。不然,書到世界末日還沒出版呢。

反而我有興趣知道你幹什麼工作 :)

有個朋友也是唸地理的,但他從畢業至今(跟你差不多年紀)一直搞音樂。好些我們唱的流行歌也是他寫的。

曾經有人請我教書,但放棄了。我有時候太完美主義,必跟學生互相為難對方。況且,面對如此教育制度,執教鞭也意義盡失。

largeheadboy said...

我幹的正是你們當年理所當然的其中一條出路,只不過近幾年已沒有再請人。
教書的責任和壓力實在太大,我應付不來,以免害了自己也害了學生。

Wordy said...

偶爾會興起轉行的念頭,但實在想不到現在能到哪裡去了。

跟教中學的朋友聊天,每次都是長嗟短嘆(苦笑)。

supageti said...

wordy:朋友都說我應該教書,但我不敢,不想令自己痛苦。我和 husband 決定不要下一代也是基於相同原因,我相信如果我有小朋友的話,結果一定是兩敗俱傷。

Wordy said...

supageti: 看你的 blog ,覺得你表達能力很好,無怪乎你的朋友這麼說了。現在教養小孩,除花銷和教養問題外,奇怪的社會風氣也教人沮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