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08, 2006

我的觀塘

這個下午走到觀塘,一個我很熟悉的地方。

現在談起觀塘,大多數人都只會想到 apm ,但我的觀塘可是比 apm 大得多。

中五那年暑假曾在爸爸工作的工廠當暑期工,那時是八十年代,香港的工廠還沒有走到大陸去,觀塘的工業區仍然很興旺。今天,工廠大廈大都人去樓空,四處也是招租的廣告板。





想當年,隨處可見的反而是招工的告示。



觀塘碼頭同樣也歷盡興衰。

小時候在筲箕灣上學,但放學後總不愛乘鯉魚門的渡輪直接回家,而是跟同學先到觀塘,兜個大圈才回家去。當年觀塘碼頭很熱鬧,碼頭廣場全是賣熟食的小販,當時有誰想到二十年後觀塘碼頭會變得如此蕭條?



那個時候碼頭前的巴士總站永遠排着長長的人龍,今天連等車的人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現在還有往返北角的渡海小輪,只是營辦的不再是油麻地小輪。





這裏也有小輪前往蒲台島,或許會找個秋高氣爽的周末到那裏走走。



這條防波堤也曾是一眾年青人的泡點。山盟海誓的會在石頭上刻字到此一遊;剛失戀的愛走到這裏向着發臭的維多利亞港大叫大喊,而背景同樣都是一架飛往落日的客機。



可惜防波堤現在已不再讓人進入,所以現在來到觀塘,我會跟一般香港人一樣,總是要到 apm 逛逛,況且以後會有多一個令我到這裏的理由。

96 comments:

Wordy said...

原來你去左觀塘。

知唔知其實「官塘」先係正名,後來是政府要改成「觀塘」的。

以前去過九龍灣和開源道的工廠大廈見工,八、九年前吧,白天還算人來人往的。

摩斯漢堡店……突然想起周國賢的《目黑》,聽過不?這店在日本也沒食過,好吃嗎?

Anonymous said...

咁大頭仔有無走去向着發臭的維多利亞港大叫大喊呢?

Wordy said...

哎呀,他該是在石頭上刻字的一類吧!

largeheadboy said...

朱翁,觀塘原名官塘真係唔講唔知。咁典故係典呀?
當然有聽過目黑,也是我的 mp3 一首常設歌曲。聽了很多次後才知道在唱摩斯漢堡店。
好吃,但相信香港的不會太好吃,因為沒有了那種感覺。

意粉︰我又無失戀,當然不用那樣做啦!

largeheadboy said...

朱翁︰我才無咁骨痺!

Wordy said...

車,同你唔係好熟,點知你係唔係咁骨痺!

小妹 said...

我...我...可是在有apm後, 才有踏足過觀塘啦...身為香港人,小妹會不會太過份了一點呢?

largeheadboy said...

朱翁︰見文如見人,我平時文采過人、奉公守法、氣宇軒昂,怎會幹那些破壞公物的勾當?

小妹︰不過話時話,我都係近呢一年才被 apm 帶回觀塘。

lau2tang said...

小妹,
在apm之前,我也沒有到過官塘!

Wordy said...

我母校倒是有個修士別號叫朱翁。

你用果 12 個形容自己的字,頭 4 個「勉勉強強」,中間 4 個「無從稽考」,最後 4 個實在「值得商榷」 ^_^

Anonymous said...

我開始懷疑大頭仔究竟有無戀過囉 ~ 呵呵呵 ~

從少已住在九龍東,而且家人全住在這邊,自己又鍾意去 apm 睇戲,所以時時會在官塘出沒。

Wordy said...

大頭怎麼沒有戀愛過呢?他結婚八、九年了,不是嗎? ^^

中四、中五時倒常往觀塘。當年會考其中一科要呈交習作,除了實物習作外,還得寫一份報告。我手藝麻麻,理論尚可,寫報告還行,就跟一個手藝、理論都好的同學「夾份」做,逢星期六到他觀塘的家做功課,或一起往鴨療街買材料。那同學也搬離觀塘多年了。

largeheadboy said...

劉鄧︰似乎你一直以來都是元朗人。我也很久沒有到元朗,上次好像是兩年前帶父母到南生圍然後再到大榮華飲下午茶。

意粉︰唔通意粉真的到過那裡刻字大叫大喊? 還沒有到 apm 看戲,座位很舒適嗎?

朱翁︰香港應該沒有一條街叫鴨療街,你是否去錯地方?你回應我的那 12 個字傷透了我啊!

Anonymous said...

呵呵,我可從沒去過那防波堤啊。

Palace apm 看戲的座位舒適寬敞,大頭去試試吧。

wordy:結左婚並唔代表戀愛過,哈哈。

lau2tang said...

是呀!我一出世便住在元朗,但我不是原居民,無錢分,是窮等人家的女兒。
大榮華我由細食到大,以前是一般的茶樓格局,沒甚麼驚喜!現在由滔哥掌舵,落足宣傳,才有今天的成績,我最鍾意食它的奶皇水晶飽,但只有晚市才有供應,平時茶市無得食。自從它熱爆,太難等位後,我也很久沒去過了。

Wordy said...

大頭:
想找朱翁去無線吧。
對,我上演了一幕「鴨寮錯夢」。
我那十二字寫得很中肯。重點是有人覺得你氣宇軒昂就成。

意粉:
唔戀愛過點結婚?當然結左婚可能唔再戀愛。

劉劉鄧:
去過大榮華門口一次。跟舊朋友去,朋友嫌要等位,加上那知客的態度麻麻,所以沒光顧。最後食左 B 仔涼粉當飯。

小妹 said...

咦?我那一千零一次在大榮華飲下午茶,有食到奶皇水晶飽果喎!

lau2tang said...

小妹,
當真?那我的資料已過時了!
那麼,你覺得奶皇水晶飽好味嗎?

Anonymous said...

wordy:唔戀愛過點結婚?問下 d 大陸新娘或 etc 啦。結o左婚可能唔再激情,都要同伴侶繼續戀愛,先可以歷久常新,快快樂樂的相處,我唔認同結婚後愛情變感情呢 d 說法嫁。

Wordy said...

意粉:
過埠或郵購新娘是極端例子,甭管了。我想,婚後仍有愛情感覺是一個 bonus。於我而言,結婚不是仰賴愛情的,而是跟對方從激情或愛情中培養出一種默契、一份感情來。

pik said...

I also think of going there, why didn't you visit 裕民坊?
The pier reminds me of my school days too.

貝拉 said...

我童年時媽媽成日帶我往港探住在觀塘的姨媽..由於太細個,所以幾乎沒有印象...

二月魚魚 said...

大頭,到底你是「氣」宇軒昂,還是「器」宇軒昂﹖另,大榮華在九龍灣開業了,多點帶屋企人飲茶﹗順便送樽豬油比我撈飯﹗

largeheadboy said...

意粉︰看電影慣了到荷里活,實在太方便。去 apm 看戲真的要事前安排一下啊!仲有,etc 是什麼?

劉鄧︰仲以為你是元朗原居民添!大榮華去過三次,都是近兩點才到,反而較易找到座位。

wordy︰很同意你的說法,跟一個人相處久了,感情只會越來越深厚,彼此會更加關心對方。當然仍有賴愛情維繫大家(很肉麻!)

小妹︰到大榮華只懂叫五味雞和馬拉糕。我覺得五味雞很好吃。奶皇水晶包好像也很吸引。

pik︰從觀塘回家一定會乘公車,所以裕民坊也是必經之路。你從前也常到觀塘碼頭嗎?

貝拉︰估唔到你曾經都是觀塘常客,下次有機會重臨舊地你一定識不到地方。

二月魚魚︰真係呢個“器”嗎?豬油好易啫,我買舊肥豬肉過你慢慢炸。

Anonymous said...

etc = 提款機 law,講笑啫,係 et cetera 至o岩 ~ ^^

小彭 said...

現在去觀塘, 就真的只會去apm而已!

很久很久以前, 也曾在碼頭廣場隔離的工廠大廈, 做了兩年的暑期工!

largeheadboy said...

意粉︰oic ,仲以為是什麼特別簡稱添!

小彭︰你份乜嘢暑期工,要返足兩年嘅?^v^

Anonymous said...

大頭:咁你讀邊間中學嫁?有足球場咁勁?唔通係 ...

largeheadboy said...

wordy 又話好多學校都有嘅。
等我搵日返去影吓相比大家估吓!

Anonymous said...

好,我等你!

小彭 said...

我手腳慢... 一個暑假的工作, 做足一年, 兩個暑假, 就做兩年... 這個答案如何呢? ^.^

胖胖熊 said...

小時候,家住附近屋邨,到觀塘就像出城了。看電影、做校服,通通要到那裏。

觀塘在十多年後又會面目全非了。雖然而家觀塘好像有點舊,但我小時候認識的觀塘,大抵就是這個模樣。

largeheadboy said...

意粉︰或者睇吓周末有冇人陪我去先!

小彭︰或者係你做得好,老闆留多你一年! ^m^

胖胖熊︰小時候同樣覺得到觀塘就好像出城一樣,要搭巴士架!現在觀塘是有點舊,但總好過密密麻麻的高樓。

Anonymous said...

大頭:wordy 個 blog 空白一片喎,係咪你做嫁?嘿嘿 ~

largeheadboy said...

我都見喎
麻煩有關人士出黎澄清一吓吖!

Anonymous said...

唔係喎,約一小時前仲上到格。

largeheadboy said...

會唔會生意失敗走佬呀?

lau2tang said...

喺囉!我一小時多前才留過言。

lau2tang said...

大頭你無句好說話o架?

largeheadboy said...

留唔到最後一句說話添
快啲返黎比我留言啦

Anonymous said...

唔 ~ 位於筲箕灣,有足球場既中學(男校?),應該好易估。

largeheadboy said...

我幾時有話我係男校
我唔係那間天主教男校呀!^d^

wordy 蒲頭啦!

Wordy said...

個 blog 好似大一咁傻左,而家應該無事喇。話時話,我都懷疑係大頭做既……

我無錢做生意,又點生意失敗呢?果 d 成日炒換日元既就有危機。

Anonymous said...

有足球場既我估多數係男校啫,你咁叻仔入到大學,段估都唔會係間太渣o既學校啩?

我幾時有話係天主教呀?

largeheadboy said...

係我做的話你邊豎有機會咁快重出生天!
再跌的話身懷大量日圓的我會即刻過去搏命!

溫馨提示︰是日圓,不是日元。

largeheadboy said...

意粉︰其實那邊有足球場的學校好像不多,不過我地同隔離友校 share 個場。我地一三五,佢地二四六。

Wordy said...

政府和本地傳媒多用「日圓」,我本來也這麼寫,直至轉到出版社工作為止。

內地只作日元,我們的書除了繁體字本外,還有簡體字本,所以近幾年轉用「日元」了。這些兩地用法、簡繁差異,也難言對錯。

超溫馨提示:我諗日圓(順你意喇,大爺)可以低試 648,你是否又要兌 $10,000 Yen?

Anonymous said...

咦?咁可能係官校喎。

Anonymous said...

除非跌到 63X,否則唔會再買。

largeheadboy said...

日本都是用日圓,那當然要跟他們了!話時話,兩地用字、用語不同真是對我們一大折磨!

弊傢伙,日圓仲跌緊,聽日或者再兌些。10,000 yen 我呢啲大戶唔得閒 bother!

largeheadboy said...

意粉︰你係唔係手持一本全港中學大全?
你入咗 yen 未,唔好咁搏,入住啲先啦!

Anonymous said...

唔係又估中嘛?

d yen 一路跌我一路入,依家持有o既已經夠去兩次。

largeheadboy said...

咁係兩間之中邊一間丫?
我戶口有卅幾萬,屋企又有十幾萬,可惜都係 yen 。

Wordy said...

我唔話兌 10000 港紙做 yen 呀,你錢多到講野亂晒龍呀?

我係小戶,唔搭嘴。

Anonymous said...

東吖唔該 ~ 話時話,我去過考會考美術科 ~ ^^

咁如果唔係超低,你都唔駛再換住啦!

Anonymous said...

I mean 去過官中(分散投資 ^^)

Anonymous said...

In fact 果時好似得一間。

largeheadboy said...

你那個年代可能真的只有一間,但我懂性以來已經有兩間。^d^
我那個年代沒有分東西,另一間是工業學校。依家叫東那間原本是工業學校。
這次你錯了!

小戶們唔好小看自己,要有你地才可以支撐我地!

Anonymous said...

哈哈,我唔想趕走你 d 客嘛!

largeheadboy said...

意粉你真細心!

Wordy said...

我有個嬸嬸同大頭同校架!咁我估大頭係師弟……掛。

如果跌到 63 或以下,都會兌一些放戶頭,日後賺一點差價,雖然我此等小戶只能賺十數塊,唔似人地幾十萬上落。

意粉,你考個美術?肅然起敬!

largeheadboy said...

你知我讀邊間了?我可能跟那嬸嬸同屆,或早她幾屆!

無錯,升一兩個價位,已夠我飛一次..................頭髮。

意粉沒考美術,我才覺奇怪。

Anonymous said...

係呀,自小沒心機上堂便在書本上塗鴉,所以成日俾老師罰留堂。

Wordy said...

大頭去 Private i 剪髮的,是吧?

我沒有繪畫天分,到現在還是畫牙籤人。又是在家變以前,藝術天分也不高(但手頗巧)的 Wordy 媽逼我逢星期天畫一幅畫。是有過一點起色,但對於美術作品,我是愛看不會畫了。

largeheadboy said...

sorry,我係樓下單剪,$25。

我從小到大都沒有藝術天份,除了製作出經典鬼燈籠之外,中學木工堂做櫃阿 sir 話我做棺材!

Wordy said...

我小學上木工,中學上金工、電工,可惜工多藝不熟。

鬼燈籠係點樣架?

largeheadboy said...

小學已有木工堂?不危險嗎?

鬼燈籠用幾條竹枝和幾張玻璃紙便可以了。

Wordy said...

我讀果間小學有木工室、家政室各一,到小五,美術獨立成科,不用做勞作,手活兒留在木工(男)、家政(女)做。危險?阿 sir 和駐場師傅才危險。那兩年做了好幾件破工件呢。

你紮了個日式長頸怪女出來麼?

作死你呀,快 d 貼文,想把 comments 谷到過百? :)

Anonymous said...

係啦,過左今日已經無藉口偷懶!

lau2tang said...

這個都喺破紀錄的一個方法!

貝拉 said...

當年由小二至小五住過係個度, 現在真係一點印象也沒有....

lau2tang said...

好!就等我再幫幫手先!

胖胖熊 said...

我係唔會俾大頭仔奸計得逞。(但我好似幫咗佢喎)

小彭 said...

大頭仔識做棺材, 好利害啊!

largeheadboy said...

當年想做隻船型燈籠,但手腳笨拙的我弄出一架舢舨物體,結果被老師當着全班同學恥笑。中學木工堂做櫃,幾塊木板隨便釘在一起,便被譏為棺材。我的童年也很可憐啊。

我無存心谷回帖啊,咁轉頭等我上新文啦!

原來貝拉住過香港架?

lau2tang said...

你個小學美術老師當眾奚落你,好無愛心啫!簡直是童年陰影!想你對美術有興趣都好難囉!

largeheadboy said...

就算有興趣也沒有用,因為我根本也沒有天份。 ^r^

Anonymous said...

小學所有老師都讚我畫畫靚,中學也一路 so far so good,中五那年和幾個志同道合的同學要求美術老師讓我們在課外時間修讀,並報考美術科,但在特訓期間,美術老師忽然變得很苛刻(阿久津真矢?),每次都把我的畫批評得體無完膚,幾乎令我信心盡失,後來終於有一幅佢不單只無彈,仲話:「幾好。」即刻自信心番晒o黎 ~

largeheadboy said...

意粉你都未講是否讀區內女校。我姊姊是校友啊!
咁你會考美術科成績好嗎?

Anonymous said...

有無講錯?咪講左「果時區內兩間中學剛啟業,小學畢業繼續讀書o既,女仔就去女校,男仔就去男校,我想揀第二間做第一志願阿爹阿娘又唔俾。」

唔知你姊姊低我幾多屆呢?

成績麻麻啦,會考時都無咩心機。

largeheadboy said...

或者我姊姊是你的師姐哩!

Anonymous said...

我是第一批由中一讀到中五的學生,除非你姊姊插班生啦,但只有開校頭兩年收過中二插班生,所以你姊姊是我師姊的可能性不大。^^

largeheadboy said...

我上面咁講都係諗住哄下你咋! ^x^

Anonymous said...

星期六晚你埋單就哄到我嘞!^^

largeheadboy said...

我簽卡埋單吐現丫!

Anonymous said...

咁不如我簽卡吐現兼賺埋積分喇!

Wordy said...

我要積分呀,我張卡有三倍分架……

大頭 said...

最衰我張卡未到
如果唔係一家爭住埋單............先。

大頭 said...

係一定呀!
嗚~~~~~~~~~~~~

Wordy said...

一家?你會帶家人(老婆仔女)來嗎?

Anonymous said...

我張卡有四倍……

大頭痕 said...

希望新卡今日收到……

咦,真係有機過百喎。

Wordy said...

意粉:
你出埠唔一定要拎分換票嘛,我好想 2008 年換一張美加來回直航,要 60,000,現在有 42,000 多。以我的速度,得積沙成塔,集液成裘(好似寫大字)才換到,你要幫幫忙呢?

唔想俾佢過百,但唔覺意又留一條。

Anonymous said...

各方才子:「集液成裘」定「集腋成裘」至o岩呢?

wordy:你瘋狂簽卡請我食飯,我一定捨命賠君子,幫你達標,仲唔會扮可愛的。哈哈。

Wordy said...

是「腋」才對,打錯了。

狐狸腋下的皮雖然很小,但聚集起來就能縫成一件皮袍。

Anonymous said...

thanks f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