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03, 2007

做。不做。

每天上班,我都要花兩三首歌的時間步行往車站。這段路算好走,基本上全程都是下坡路,除了要爬上一條長長的行人天橋。

不知何故,很多時候走到這天橋我都會遇到推着手推車的公公婆婆。每次看到這場面,我都會猶疑片刻,心裏盤算究竟應該幫幫忙還是詐看不見直行直過呢?

今天早上我又經歷了這樣的一個人生交叉點,一個女人正用盡氣力把一架載滿雜物的木頭車推上天橋。我在想,這個女人四十來歲,體力應該不會差到哪裏去,況且她已將近走到天橋頂,用不着我幫忙吧。就在這個時候,身旁閃出另一個女人,二話不說上前幫忙把那手推車向上推。那一刻,我鬆了一口氣,也為自己感到慚愧。

究竟我是否有太多顧慮,連幫助人也要費剎思量一番?在地鐵裏應不應該讓座呢?那個人會不會下個站便下車,拒絕你的好意呢?給車廂內其他八卦的乘客瞪着,會不會渾身不自在呢?讓了座之後應該站在哪裏呢?在街上應不應該給錢行乞的人呢?什麼算多什麼算少呢?途人會不會覺得自己很偉大呢?又或者他們會不會在想又有一個人上當呢?

今年情人節晚上,我在地鐵站出口看到一對年老夫婦瑟縮坐在一角,前面放了一個紙摺的小盒子。我沒有多加思索,便給他們放下了二十元。二十元,剛好足夠我買一期翻一翻便放下的《壹周刊》。不過,我相信那二十元對他們重要得多。直到現在,我仍為自己當時所做的感到自豪。

其實有時候想做便要去做,尤其是對於那些應做而又是在你能力範圍之內的事,不要給自己太多藉口或理由。當對方向你說句謝謝,又或者你知道對方因此受惠,那種滿足那種快樂實在很大。我就是經常欠缺了這股衝勁,又或者應該這樣說,我做事憂柔寡斷。現在是時候把這個陋習改過來了。



不過話時話,這幾天陽光很毒,晨早流流幫阿婆推車仔會身水身汗喎!

9 comments:

lau2tang said...

你所講的我以前都不大會做!
但自從去過日本後,受了他們的感染,回來便好自然地有樣學樣了!

supageti said...

想做便要去做?很不理智呢。決定甚麼是應做的才是最困難吧。

Ellen said...

我是老師,當然贊成做!

carjaswong said...

我在公交裡一定會讓座給有需要的人,行動不便的也會扶他一把,也會替人家把東西搬上樓梯...能夠幫人也是一種喜悅.

februaryfishfish said...

你想想,在艱難的時候,你也希望有人能幫上一把,不要顧慮太多了,幫幫有需要的人,尤其是身邊的朋友和同事吧﹗

largeheadboy said...

劉鄧︰你聽日又可以去日本吸收他們的美德了!對啊,去得日本多,自自然然人也更加有禮貌更懂得守規舉。

意粉︰我份人很正直的,基本上所想的都是好事,所以即使想做就去做問題也不大啊!^o^

ellen︰這樣,小朋友就要給你好好教導啊!

jason︰我地仲有氣有力,企一陣反而唔會積聚脂肪添!幫到人,真係會好開心架!

二月魚魚︰所以我就是要學習不要有太多顧慮,盡可能幫助身邊的人啊!不過我又唔覺我啲同事好需要我幫忙喎!畀啲媽咪麵都嫌三嫌四!^t^

貝拉 said...

我試過在巴士上讓位比阿婆坐, 點知阿婆話唔駛, 當時覺得好好笑..... 幫人我都會

= s = said...

十多年前,坐地鐵上班途中,在旺角站轉車時,前面的女子不小心,大字形的跌在地上。我當時心想要遲到了,又不是我把她絆跌的,於是沒有扶起她,轉車的其他乘客也沒有這樣做。

過了數年後想起此事,突然覺得自己很差,一直耿耿於懷

largeheadboy said...

貝拉︰有時我都試過架,讓位畀人但人地又唔坐,咁我就唯有繼續安安樂樂坐下去了。^t^

=s=︰我都試過在一個雨天成個人滑倒在地上,震到條尾龍骨搞到出唔到聲,好彩有途人扶我站起來,但係我連唔該都講唔到。
為免歷史重演,要是再遇上同類事件,你知點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