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1, 2009

2009 夏休み day 4

團長所言,這天的目的地上高地是這次旅程的其中一個重點,於是我們趁早上天氣還算不錯,匆匆在旅館頂層的餐廳吃過早餐後就趕快出發。


趕路還趕路,我們中途還是被道の駅風穴の里吸引過去,除了繼續買物之外,也一嘗據說是全日本最好吃的波田町西瓜。


由於不能開車直接到上高地,我們把戰車停在進入上高地範圍之前的沢渡。還來不及研究公車的價錢,就有人走來跟我們招生意,說坐的士比坐巴士到上高地還要便宜。原來日本人也會來這套。


到達上高地時正下着細雨,但仍然無阻一眾熱情的遊客,整條河童橋都擠滿了人。我真沒有想過上高地是個這樣熱門的旅遊點。


梓川的水源大抵都是來自遠處穗高連峰已經融化得七七八八的積雪,清澈乾淨得叫人很想跳下去沖洗沾滿了污泥的鞋子。


我們在河童橋旁邊的河童食堂吃過午飯,就在雨中展開第一回上高地健行,向明神池進發。


由河童橋步行往明神池大概需要一個小時,全程基本上是平路一條,可是不少人都裝備齊全,一身防水衣物之餘又帶備拐杖和帽子,而我們應該就是全場裝備最簡單的幾個。


沿途遇上不少當地人跟我們問好,起初我們不太知道他們在說什麼。聽多了,終於猜到他們是說こんにちは,只是說得很快好像省去了兩三個音。之後,我們也不停跟迎面而來的人互說こんにちは。一面說こんにちは一面走,是一種樂趣,雖然雨還是下過不停。


來到明神橋雨勢稍微減弱,終於可以暫時放下傘子,在群山懷抱之中欣賞四周的景色。


明神池躲在穗高神社外宮後面,或者神明確實存在在這裏,因為明神池美得像仙境一般。


回程時又開始下起雨來,而且越下越兇,我們再沒有心情欣賞沿路的風景,只想盡快走完這段路,回到旅館的大浴場泡個熱湯。


被大雨沖洗了接近一個小時,鞋襪背包都濕透了,幸好出門前決定穿上這雙聲稱防水的鞋子,雙腳總算保持一絲乾爽。


吃件蛋糕喝杯珈琲,除了是要慰勞一下自己,也是要補充一下體力。


上高地的住宿很貴,為了省錢,這晚我們大伙兒就在上高地アルペンホテル同住一室。不過高昂的住宿費沒有在晚飯中反映出來,除了質素一般之外,份量也不見得特別豐富。


八時多,也就是香港時間七時多,團友陸陸續續躺下準備睡覺。習慣了午夜過後才上床的我,真的可以這個時候就入眠嗎?關上燈,想不到很快我也在雨聲中呼呼入睡。

17 comments:

rempei said...

對脚咁多毛就咪打出哂啦~~

スパゲティ said...

薯嘜,帥哥會好傷心嫁,哈哈!

晌日本行山真係講こんにちわ講到口水乾。:P

上高地既住宿超貴,不過環境咁靚咁舒服,一定要住下既。^^

largeheadboy said...

rempei︰行咗成日,啲毛都要抖吓氣架嘛~ :p

意粉︰雖然不停講,但就講得好開心,仲可練埋會話。^t^
老實講,喺不停落雨同埋天陰陰的環境下,我覺得上高地真係好一般。

Ellen老師 said...

上高地其實很不錯,我也很喜歡~~~~如果沒太多人,如果沒有下大雨!

maymay said...

老師咁早起身嘅,如果打波有咁早就好lu~^o^

波田町西瓜係咪好好吃架?

lau2tang said...

大頭仔,
你見到一車車旅遊巴車人入去,上高地一定有佢優勝ge地方嘅,係我地擇錯時辰同日子啫。

スパゲティ said...

哥仔:你一句こんにちわ佢一句こんにちわ就叫做會話牙?哈哈 ~~~

上高地暫時仍然係我覺得最好 feel、風景最靚、最有靈氣既地方,有機會會晌初夏/初秋再去一去。

小彭 said...

こんにちは都要估, 你咪玩啦!

largeheadboy said...

老師︰對啊!上高地應該不錯,只是我地同佢無乜緣份啫,或者有機會再去一次,希望能夠為這個地方平反~

maymay︰老師喺嗰邊日日都好早起身架!
波田町西瓜好甜好有西瓜味囉,我地呢晚在旅館吃的(有相睇架)就差好遠囉~

劉鄧︰天氣唔好真係無得好講,呢個夏天日本日日都落雨咁濟,避都避唔到。不過我地已經好好彩,如果去福岡九州就大件事。

意粉︰こんにちは係我喺日本講得最多同埋講得最有信心嘅日文嚟架!^t^
不同東西會影響一個人對某個地方的觀感,天氣好壞就係其中之一。我相信如果我地遇上好天氣,我地都會同你一樣咁喜歡上高地。如果如果~

小彭︰佢地講到こちは咁,講得好快,連日文lak lak 聲嘅老師開頭都唔知佢地講乜呀~

Ellen老師 said...

我無話自已日文lak lak 聲呀!老友!

lau2tang said...

Amy(即係lamlamma),係tomato bookshop撞到嗰個呢,佢呢幾日係關東,又地震又打風,我真係有的擔心佢!所以,即使我地遇到下雨天,但行程都叫做順利,無為惡劣天氣而更改過,都算係咁啦~

largeheadboy said...

老師︰你無話啫,我覺得你係吖嘛。你喺戶隱神社同啲歐巴桑傾得幾投契呀~

劉鄧︰咁又係,我地都算好好彩,沒有遇上什麼大問題(最令人擔心嘅可以就係架車撻唔着那次)。我最後嗰日喺東京睇電視播青森ねぶた祭,都見佢落住雨(早知真係買張 pass 嗰日直踩上青森喇)~
lamlamma 飛咁耐呀?

Ellen老師 said...

你都可以喎!

largeheadboy said...

老師︰我會照同佢地講廣東話架,哈哈!

lau2tang said...

早知你留多幾日,買張pass踩上去。

Ellen老師 said...

唔係1半英,1半廣東話咩,哈哈!

largeheadboy said...

劉鄧︰其實真係可以架,殘念ですね。

老師︰我仲記得嗰晚在牛角一路同呀侍應姐姐講廣東話,真係搞笑~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