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01, 2006

我是這樣慶祝國慶的

上午
早上七時便自動自覺起床,生理時鐘對我真的不薄。沒有晨運的習慣,於是便上上網,穿梭各大小網誌留留言。在電腦前,我絕對可以坐上數個小時動也不動,堪稱隱閉中年。

下午
乘公車到了灣仔,先找地方醫肚。走到蘭度街的友膳坊,吃了碗聲稱沒有味精的鮮蝦魚肉湯麵。湯底是用鮮蝦餚制,果然十分香濃,廿五塊錢連一杯飲品確是超值。



再到了天地,人很多,什麼也沒有買。沿皇后大道東向東走,又到了灣仔街市。這天附近有樓盤開售,四處也是地產經紀,不停催前來問我是否來看樓盤。大哥,我真係好有興趣呀,但係你是否幫我供樓?

這天街市很熱鬧,遊客很多。



香港需要的就是這類真正反映我們生活面貌的市集,這裡賣豬肉,那裡賣玩具,遠處是替人補衣物的店子。那些刻意打造出來的什麼什麼跳蚤市場還是早早收檔吧!

時近中秋,遇上只有這個時候才露面的菱角。



走呀走,肚子又餓了。想起阿蘇介紹過的熱狗店 shake'em buns ,於是便向星街進發。



這店子很小,只有五六個座位,食物名字全是有味道的,例如 hot chick 、sissy boy 、missionary style 。頭一回還是來個 doggie style 吧,再另加一份薯條和一杯 berry delight 。





熱狗很好吃,麵包又熱又軟,加上大量洋蔥和酸菜,很快便完成一轉 doggie style 。薯條也很不錯,連皮炸,切得粗粗的,最合我心意。





埋單 $111 。單是為了薯條,這店子一定要再來光顧。

晚上
等不及這晚的國慶煙花匯演便乘公車回家去,事實上對年年盛放的煙花已經沒有感覺,何況維多利亞港又不是札幌豐平川。

煙花,從我家的窗子也可以看到…………………它的煙。

45 comments:

Wordy said...

這麼有趣的網誌,不留言就對不住自己。

雖然今天九點半才起床,但其實六點就醒來了,很「努力」地睡到九點再賴床半小時(因為洗手間給某某霸佔了)。

湯麵看來不錯,但我不喜歡這種魚片。

怎麼,在天地還是沒有任何收穫?越來越發現無心插柳的可貴和常見吧。

很久沒逛太園街,我喜歡那裡的玩具店。

小時候好怕菱角,覺得是魔鬼轉世。

那家熱狗店好過癮,你的選擇真不錯。可惜飲品的名稱差了一點。

對於開埠以來第 9999 次煙花匯演,我只從窗外聽聲。煙花?見煙不見花,看什麼看?豐平川有煙花麼?我現在覺得真正是煙花只活在人心裡。

largeheadboy said...

我覺得呢個題目同埋三個副題都好有深度,很配合“面對世界背向祖國”的精神。
可以教教我如何六點醒來但仍可睡到九點的秘技嗎?我開始嚴重睡眠不足。
我反而愛這種魚片多過一般炸魚片,感覺新鮮些。
天地其實有可以買又可以唔買的,咁就唔買囉!
太園街很少是去看玩具,我通常只是路過和吃。你有什麼心水玩意?
菱角的味道已經忘記了!小時候給你的陰影很大啊!
doggie style 最便宜,便選了它。red on the neck 好貴!
豐平川也有不蕭瑟的日子,唔該過去睇吓我那個尚未完成的遊記。

Wordy said...

你發起神經來真不好對付。

秘技?移花個隻?沒啥特別,半夢半醒,就閉上眼睛試著再睡。我根本長年失眠,多睡兩三小時實在毫無用處,只是心理上好過一點罷了。

愛看舊式玩具,像鐵皮車、機械人。但只看不買,不便宜,而且太大。

我的童年不甚愉快,但菱角是無辜的。

原來貪便宜。也對,red on the neck 跟「沉實」的大頭不相配啊!

還未完成?你的遊記賣相不賣字,不會太花時間的。去吧,大頭!

supageti said...

我今朝 11:43 醒來,其實是可以繼續瞓的,但不忍 husband 久等(佢通常九點零起身),便不再睡了。

唔係挖苦你地,其實我都想可以咁早醒,依家總覺得放假只有半天光陰好腐敗。

largeheadboy said...

wordy︰命苦的我忘記取消電話的 recurrent alarm ,跟平日一樣,今日六點半起床。多睡一點雖然幫助不大,但正如你說,總覺得人也精神了。
你的家又 cd 又書又玩具,應該幾混亂。
red on the neck $60 ,doggie style 才 $32 ,要是由你選,你也會選後者吧。

意粉︰你邊豎係挖苦,呢啲明顯就係晒命!我諗我要凌晨五點瞓才有機會中午先起床。當然務必要先關上鬧鐘。

Wordy said...

大頭:
對於鬧鐘,我警覺性比你高,縱然在上班的日子它對我的作用也不算大。
昨晚搞到快一點才睡,今天九點多起床,感覺不錯,至少不如平日一起來就打瞌睡。
幹嘛無端提起我家?想來替我收拾,還是你家可變摩登倉讓我放雜物?
我會吃喜歡的哪種。每次走進一家不曾光顧的食店,既是賭博,也可能是一次過的緣分,我會盡量點想吃的(貴到離譜者除外)。

意粉:
能睡到那麼晚才起床也是種福氣吧。

小彭 said...

今朝七時多已醒了, 好不容易再入睡, 挨到八時半才起床!

阿蘇介紹的, 比蔡san或其他的, 更對胃口!

二月魚魚 said...

星街和永豐街(雙囍果條街)有成為soho的趨勢,依家有agnes b libreraie(類似一間gallery),pizza express等進駐,只要pp2和pp3貫通,又有一番新景象。

largeheadboy said...

wordy︰昨晚十二點便睡,不早睡的話睡眠時間更加不足。
不是嗎?你連《奪標》雜誌都儲,雜物一定很多。搬家時很恨心將一切舊物丟去,雖然很痛快,但現在卻有點後悔。
你富貴,點東西我會盡力而為。不過去到日本我通常我點貴些的東西。始終覺得在日本貴的真的是值得的。

小彭︰你都不多睡些?對,阿蘇介紹的生活好多!噢周六沒有看她的節目添!

二月魚魚︰乜 pizza express 開了嗎?尋日都想過到 epoch 喝杯 illy ,但超爆。

Wordy said...

想吃的不一定賣得貴,在香港或其他地方都是。

能搬家的話,會特別為雜物搞點裝修,其他的反而隨隨便便就算。

largeheadboy said...

相信到時你的新居只有雜物櫃!
咁又係,所以尋日便要了 doggie style!

胖胖熊 said...

wordy 搬新居的話,我也想去參觀他那 3000 多張唱片、影碟和過千本書、雜誌。藏量一定比臨摺埋前的沙田HMV 同而家尖沙咀間 HMV 多得多,而且當中肯定大把好野。

小妹 said...

好想吃那碗"鮮蝦魚肉湯麵"哦~查到它的地址是在蘭杜街,是不是在蝦麵店附近呢? 但又想試hotdog喎? 兩間咁近...點算好呢?

Wordy said...

胖胖熊:
睇啱既蝕讓俾你,哈哈!

大頭:
而家 d 師傅好醒,有好多方法既。

largeheadboy said...

小妹︰應該是蘭杜街,確是在蝦麵店附近。那天的湯真的很濃烈,有點噎喉。你可以好似我咁,試晒兩家啊!

wordy︰例如將你的電視櫃、廚櫃、梳化改造為儲物空間。

supageti said...

結婚前,把很多舊書信及物件掉棄,當時寫信(史前時代的通訊方式)給好友,形容為彷彿將舊記憶一起丟掉;若干年前把所有書本(除了工具書)送人,並有一段長時間完全停止購書,現在想起也有些不明所以。

年紀大了,漸漸感得很多東西其實都只是身外物,而且可說是一種負擔。正所謂: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

Wordy said...

地方有限,現在確實是嚴選了一點。但對一些回憶、值得記念的物件,如陳年日記,還是會保存。意粉,我想,到了一個階段(未必跟年齡有關),總會有想放開一點的想法。對於我,那可能是找到一個可以分享回憶的人吧。這樣說,是因為我有過類似的短暫經歷。

胖胖熊 said...

我也曾試過把很多黑膠唱片送人,把書和 VHS 丟掉。因為那時的一些事,令我覺得一切都不再重要。可以找到分享回憶的人是幸福的,希望你很快又可以回到想放開一點的階段吧。

largeheadboy said...

意粉︰對,即使那時將什麼什麼都留下來,你都不一定再拿出來再回味。來時和走時都是孓然一身。

wordy︰哈,真有興趣看看小 wordy 的日記。不知道那時候是否已經長篇大論?

Wordy said...

胖胖熊:
丟了一個,學到很多;
找到一個,但下落不明;
再找到一個,卻是未開始已結束。
現在正努力讓自己愉快一點。其實心情還好,但只是九成平衡的狀態 :)

大頭:
我是少數願意正經說話的男人罷了。當年的日記內容空洞,卻記述了一個面對自己的階段。
會寫中秋節,可能把一篇預科時寫的文章貼出來公諸同好。

貝拉 said...

1/10我瞓到10:30am起身,跟住帶埋狗狗落街跑步,跑到佢死死下. 跟住去會所沖涼&食野,再去行街,最後買野返屋企打邊爐,最後看煙花表演.... 可惜天氣不好...
我好鍾意個熱狗包,好多醬好正!

largeheadboy said...

wordy︰學到很多,應該得多於失。下落不明,始終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未開始已結束,還沒嘗試怎知結局?
預科關於中秋的文章會是關於一家人去賞月嗎?至少我的會是。

貝拉︰國慶那天你很充實啊!你地真係日日都放煙花喎!
那家熱狗店的茄汁和芥辣都是自由任加的。

Wordy said...

純是講一家人去賞月就不會給老師打上「意識流」三字吧?

是得多於失。見我洋洋灑灑兩萬多字就知道我心理活動正常。
明知道不可能,還嘗試來幹嘛?就是「挖肉攞瘡生」喇。不過,還是有一點悵然。大概對方連一點感覺都沒有呢 :)

largeheadboy said...

那真的要見識一下何謂意識流!
看來你要跟靚佬湯學習一下 mission impossible 了!

Wordy said...

「意識流」跟你的精神分裂差不多,不是王蒙或 Virginia Woolf 等名家的專利。

你好狠毒,知道我危立深坑邊緣,不扶一把也罷,還要踹一腳,我不是蝸牛呢。

largeheadboy said...

不記得我說過很高興見到你痛苦的模樣嗎?
你是蝸牛,所以要好好保護。

Wordy said...

你想看哪一種痛苦表情?下次見面裝給你看吧 :)

你的保護手法真夠特別。

largeheadboy said...

想看你請大家到湖舟晚飯付賬時的痛苦表情,這個應不用裝出來。

Wordy said...

噢,如此想法僅你才有呢 :)

largeheadboy said...

你太天真了,應該絕對不只我一人,不信就即管一試!

Wordy said...

你怎麼了?整夜又詭異,又妖言,月圓未至就迫不及待而變回原形了……

largeheadboy said...

我詭異,你才妖言 x 眾。

胖胖熊 said...

wordy, 預科便寫意識流,劉以鬯真的後繼有人。都說你當作家更適合吧。

大頭其實不是詭異和妖言,而是在表達他的意識流。

largeheadboy said...

胖胖熊︰細細聲講過我知乜嘢叫意識流吖!

Wordy said...

咪理佢,佢玩你咋,熊哥。

胖胖熊 said...

大頭,雖然你成日 "嘲" 弄我,但我無你咁 mean。

告訴你,意識流即係: 意(粉認)識流(劉鄧)囉死蠢 ! (我也用番感歎號先。)

largeheadboy said...

上面的網友,請小心你的說話啊!你的說話傷了網主的弱小心靈啊!

Wordy said...

網主身壯力健,心膽生毛,一個標點符號算什麼呢?

胖胖熊 said...

對不起失言了,其實我真人也很善良文靜的。

就此讓我賠個不是:

!!!!!!!!!!!

Anonymous said...

喂喂喂 ~ 做咩燒埋我o個叠?

largeheadboy said...

一人做事一人當
何解拖累其他無辜網友
還望師主早日回頭是岸,善哉善哉。

小妹 said...

再入來呢個post, 終於明白wordy為何要寫的「文人相輕」了...其實我是想來匯報"友膳坊"的蝦湯麵真係好得! 麵+飲品的晚餐價是$30.

Wordy said...

哈哈哈,小妹,大頭會寫兩個字張牙舞爪罷了 :)

看圖片,總覺得它很鹹呢。

largeheadboy said...

上面的網友請勿再妖言 x 眾!其實不是鹹,是濃!

小妹︰下午茶時段只要廿五塊!只吃碗麵不夠飽的,有沒有再吃熱狗?

Anonymous said...

網主:可唔可以指點下由銅鑼灣廣場二期點樣去 shake'em buns 最慳腳骨力?除左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