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07, 2007

再訪鯉魚門

星期日天氣很好,很適合逃離這個鋼筋森林。

事隔一年,決定再訪鯉魚門,除了是想到海邊吹吹風,也是想參觀一下這剛入伙的新樓盤。



這樓盤的示範單位設於 38 樓,景觀十分開揚,可以盡覽整個鯉魚門和維多利亞港,小時候從家裏的騎樓望出去的風景也是差不多。還記得每年秋天的下午,只要有飛機在鹹蛋黃般的夕陽前掠過,都會令家裏突然暗了一兩秒,而我們幾個小丫頭便會為此樂上半天。

始終,我對這個地方很有感情,所以要是明晚的六合彩讓我一票獨得,我一定會在這裏買下一兩個單位。

鯉魚門確能帶給我很多回憶。在這裏,時間彷彿也走得慢些。



這天太陽很猛,走了一會便得躲進一家舊式的冰室喘喘氣。在這裏,厚厚的餐蛋治也份外好吃。



之後再到去年也曾光顧的藥房買支自家製的雞骨草。冰凍的雞骨草的確很適合這個乾燥的下午。



小時候在筲箕灣上學,每天都要乘坐渡海小輪往返三家村碼頭和西灣河。那時候這條航線的乘客很多,因為它是連接這兩邊的最直接交通工具。只是自從地鐵港島線通車後,乘客量便大減,現在的碼頭也給人很蕭條的感覺。



再次登上這小輪,又勾起很多童年往事,例如第一天上中學媽媽帶我上學的情景;天還沒有亮便趕乘六點鐘的頭班船;碼頭旁有很多很嚇人的水甴曱四處亂走;小輪還沒有停泊好我們一眾頑皮的孩子便搶着跳上碼頭;又或者趁那短短十數分鐘船程吃一碗還沒有泡好的餐蛋麵。



下次再來這裏,不知道會變了什麼模樣?

35 comments:

Wordy said...

有變沒變,對於我還是一樣,因為都沒去過。

Ellen said...

大頭的小時候,
跟老師1個朋友好相似,
看了突然有點無名感覺!

大頭仔 said...

wordy︰那你便趁這裏還沒有變得面目全非之前去一趟吧。

ellen︰你的那位朋友也曾住在這裏嗎?

supageti said...

上個禮拜睇財經透視,依個樓盤原來巧貴呢 ~

枝雞骨草 d 顏色咁怪o既?

lau2tang said...

清明節掃墓時到過鯉魚門,見這個樓盤在一片樓房中聳立,與周圍的建築物完全不協調,好突兀!

大頭仔 said...

意粉︰地產哥哥話現在只剩下高層單位,所以要成五千蚊呎。老實講,五千蚊駛乜買呢度,雖然有全海景、對流窗、露台……
雞骨草應該是更深色的嗎?

劉鄧︰遲多幾年 d 工廠變埋高樓就可能冇咁突兀,不過到時海邊又會是一排排屏風樓 >_<

supageti said...

我未煲過,不過母親煲既色水係似五花茶,你果枝好似好紅。

Galaxy said...

細個時我每個weekend都去鯉魚門家!!!!
一係去釣魚, 一係爬過魔鬼山每邊的峭壁到流水坑捉鮑魚或海膽, 再唔係就到三家材孰鐵賺外快。
"...短短十數分鐘船程吃一碗還沒有泡好的餐蛋麵" 我都試得多 ! 因為以前要到柴灣上班。

最後, 你相中那個燈塔的四周已很乾淨, 以前好多垃圾。

Ellen said...

老師的朋友也曾住在油塘呢~~

大頭仔 said...

意粉︰唔怪得之賣五蚊咁平喇,原來偷工減料 ^t^

galaxy︰記得你說過也曾住在油塘。
魔鬼山那邊有咁多好嘢捉架原來?我只在山邊捉蝌蚪咋,之後仲要畀阿媽鬧呀 ^^
那時候大家生活很清苦,我地成日都要幫手穿表帶、膠花之類賺外快。
在柴灣返工很遠啊!是否在碼頭轉 83A 巴士呢?我也要搭這架車哩!
現在鯉魚門一帶比從前整齊了很多,始終叫做遊客區嘛!

ellen︰睇嚟有好多人都是來自油塘一帶喎!

Wordy said...

人生路不熟,點會無喇喇貢去,但覺得那所海濱學校有少許情調。

貝拉 said...

我從未去過鯉魚門, 聽就聽得多. 有機會會去走一趟.

supageti said...

Ellen:油塘地傑人靈嘛,哈哈!

Ellen said...

我只覺得跟油塘人好有緣呢~~

大頭仔 said...

wordy︰對啊,那小學一直在看着外面的變遷。

貝拉︰下次過嚟就試吓過去行吓喇,況且鯉魚門跟觀塘很近。

意粉︰hehe ,我都算係半個油塘人 ^r^

ellen︰能夠跟任何人遇上也算是種緣份吧!

galaxy said...

無錯我來自油塘。
唔記得係咪83A咯, 印象最深是有次追船「炒人」, 成個人滾落地,衫褲都磨爛哂,那時返工在巴士廠附近。
爬那些峭壁好似搵命博咁, 我地要除哂鞋,好似蜘蛛俠咁用手掌腳板吸住D石壁爬,一失足就會跌落好大浪的大海裡, 魔鬼山還有那些成個人咁高粉藍色的仙人掌類植物, 我們叫它做食人花。

大頭仔 said...

galaxy︰我都試過“炒人”。話說在三家村碼頭還要轉乘小巴回家,但一班船就只有一班車,我地一落船就要跑去上車,我就係咁出事喇!
巴士廠在泳池附近,都好遙遠喎!
我都試過晚上爬魔鬼山,旁邊就是懸崖,真的很驚險哩!
的確,這地方有太多回憶。

supageti said...

大頭點解係半個唔係成個?

細個暑假除左去鯉魚門捉魚蝦蟹、落木廠玩浮木,仲成日上魔鬼山採險,至鍾意o係炮台同埋棺材窿樹玩捉衣因,大個o左試過同兩個朋友特登唔依正路,由山頂直剷落去調景嶺,最終剷左入人o地間屋,俾狗追o左九條街,不過,依次應該係最後一次去魔鬼山玩咯。Those were the days ~ ^_^

大頭仔 said...

意粉︰咁我唔係住喺油塘,我住高超道架 ^t^
原來意粉細個都好百厭!玩浮木?唔怕咩?
記得魔鬼山可以行落調景嶺,但我就未試過。

supageti said...

乜高超道唔屬於油塘咩?意粉是野孩子嘛,細路仔只要好玩,點會驚唧?

Ellen said...

意粉是野孩子~~~~要幻想一下先!哈哈!

largeheadboy said...

意粉︰細過搭 14A 從觀塘回家,你地就搭 14C ,所以一直覺得是兩個地方嘛!

ellen︰我都要幻想吓先 ^t^

supageti said...

我搭 11 號嫁,細個時有錢都買左野食啦,點會搭車,哈哈!

意粉唔單止係野孩子,仲係孩子王添。

大頭仔 said...

唔我呃我喎,觀塘行入油塘都好甘個喎!
唔知細個有冇喺街度畀你蝦過呢?

supageti said...

我地係行家嘛,細個時好少去觀塘,但暑假朝朝去觀塘泳將游早水來回都係用兩條腿。而且,我住既第二座o係村口,近少少。

我唔會蝦人,亦唔會俾人蝦!

大頭仔 said...

咦,第二座,咁咪好近返學?

supageti said...

係呀,我由小學到中學番學路程都唔晒五分鐘嫁。^_^

Ellen said...

意粉係孩子王,打片天下無敵手嗎?

supageti said...

哈哈,我係忠o既!

大頭仔 said...

意粉︰我細個都係落樓下就返到學架喇!我讀普澤,有印象嗎?

ellen︰咁你細個乖唔乖架?

Ellen said...

住得屋邨長大,你話有幾乖啦!
話時話,我細個都係落樓下就返到學架!

大頭仔 said...

ellen︰錯喇,我好乖架 ^p^
如果依家返工都係樓下便發達了!

supageti said...

當年我就o係普澤考升中試嫁。

不過 ~ 我唔係落樓下番學,係上樓上o既天台小學,落雨都唔駛擔遮,哈哈。

Ellen said...

依家返工就唔好係樓下啦!

largeheadboy said...

意粉︰乜油塘原來都有天台小學架?
我好掛住我的小學,當年高超道拆時也一併拆掉,很可惜哩。

ellen︰我冇所謂架,最緊要係可以瞓到八點鐘才起身嘛 ^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