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0, 2007

舊地重遊

早陣子在網上閒逛,心血來潮 google 一下遠古時代就讀的小學,無意中發現原來某大討論區有談論我的小學的專區。



五十多版的留言,一字不漏一口氣便看完。一幕幕兒時片段,又即時重現眼前。那位經常在學生面前肆無忌憚咬着煙斗的神父、那位不知何故嘴角永遠堆着白泡的班主任、那位喜歡用厚身間尺懲戒頑皮學生的訓導老師,到了現在,印象還是那麼深刻。

有心人更把不少珍貴的舊照放到網上,跟大家分享。這麼多年這麼多班這麼多學生,竟然有人把我也同樣擁有的一張畢業照放到網上。



想過跟這位舊書友相認,不過事隔那麼多年,相認了又如何?對,知道哪個是我嗎?

從留言看,大家都對這間已拆掉多年的小學非常懷念。同樣,對於這個見證大家一起成長的地方,也有很深厚的感情。那時候生活是那麼的簡單,放學後有時會到附近的圖書館看故事書,有時候到樓下買兩三串燒賣魚蛋吃,又或者跟弟弟和鄰居到後山跑。雖然每天來來去去都是這個地方,但就是覺得世界很大很大。

近幾年我不時會回舊居走走,從前覺得很大的公園現在彷彿變小了。



從前疏疏落落的小天地,現在已變成密密麻麻的石屎森林。



我們幾姐弟都在這間小學畢業,我將討論區的網址轉寄給他們,他們都看得津津有味,也勾起了他們不少回憶。雖然離開了這地方快二十年,我經常都在想有機會要搬回來這裏。因為我覺得,我的根就在這裏。

16 comments:

Ellen said...

唔知點解訓導老師總喜歡用厚身間尺懲戒頑皮的學生,小時侯,我學校的訓導老師也是~~

Ellen said...

係喎~~大頭今日釋放喎~~怪不得update啦~~

光.軍 said...

舊屋邨無咩多, 最多係人情味!

largeheadboy said...

ellen︰依家你地仲用唔用呢招架?把間尺真係厚到吖!
收爐喇收爐喇,可以大吃一餐喇!

光.軍︰同埋好多衣裳竹和白糖糕。^t^

supageti said...

一睇就知邊果啦!

當年我o係依度考升中試 …

galaxy said...

舊時的訓導老師係要惡才能鎮壓得住D頑皮學生。 當年我就見過某訓導老師只拉住某同學一邊耳仔, 起勢猛咁拉及搖, 連個頭都被拉到左搖右擺。 但那同學不只一次被「耳搖」, 咁拉扯法, 他的耳膜都沒有被撕裂。 可能舊區長大的小孩, 生命力比較強。

小妹 said...

是啦,大頭好易認!^^

Ellen said...

現在唔可以體罰呀~~
我都有把厚身間尺,不過係用來嚇頑皮的學生

Roy said...

認唔出添 :P

而家唔可以有體罰,時候唔同了

largeheadboy said...

意粉︰是否我由細到大都咁 x x ,所以特別容易認出呀?
升中試,你係唔係話你係最後一屆?

galaxy︰哈哈,你形容得好生動,簡直現場一樣!^o^
那時候的小朋友做得唔好畀老師罰唔會駁咀,依家郁吓都叫投訴,真係難教好多。
正因為我們生命力強,所以依家肥肥白白!

小妹︰咁靚仔咁出眾一眼就望到一啲都唔出奇呀!^t^

ellen︰啲細路好醒目知道你唔敢用間尺打佢地架!

roy︰冇理由架喎,最靚仔嗰個一眼就睇到喇!
依家唔可以體罰,所以教導孩子要很有耐性啊!^p^

supageti said...

大頭:你話 x x 咪 x x 囉,哈哈!最尾張相有我屋企同我母校嫁 ~

largeheadboy said...

意粉︰記得你說過住在細冧吧的座數,仲行過去返學咪好近囉!

this mortal coil said...

我讀過的兩間小學都健在,不過我就無你對母校咁有感情。

Desperate Housewives 有一集講 Lynette 反對體罰,結果知道這樣對她的三隻惡童不會有效,最後還是施以少許體罰,就立即見效。

我而家就成日身體力行,經常「體罰」我兩個兒甥女

largeheadboy said...

this mortal coil︰我都覺得小朋友要打吓,當然唔駛用到摺登咁誇張,我地細個都係咁樣“打大”架喇!

tmc said...

我雖然無俾摺登丙過,不過就試過俾遮打穿頭,要用雲南白藥止血

largeheadboy said...

嘩,邊個同你咁大仇口呀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