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9, 2006

今日《南華早報》在頭版跟進屯門良景邨業主立案法團將邨內大樹大規模“修剪”的消息,指法團會被罰過百萬元和須修復二百多株被“去頂”的樹木。

看見原來健康茂盛的大樹被粗暴地割去枝幹和樹葉,剩下一支支光禿禿像電線桿的孤木,實在令人痛心。現在就算怎樣做也無法回復以往的面貌。


圖片來源︰長春社

早兩個星期電視已報道過這新聞,當時法團主席還理直氣壯地說大規模修樹是有其需要,可以預防樹木倒塌造成傷亡。預防樹木倒塌可以有很多辦法,但無需將樹木修剪成現在的模樣吧。與其這樣,倒不如乾脆將所有大樹連根拔起,一了百了,總好過現在樹不像樹,將大好的樹木活活弄死。

最可笑的莫過於邨內一間小學的校長,指樹木阻擋陽光,支持大規模修樹。他還很得意的向着電視鏡頭說學校的名字從前被大樹遮擋,現在修樹後從老遠也可以看到。

天,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個校長?要是我有子女在這裏讀書,我一定即時辦理退學手續。

曾有幾年上班的地方現在已變身成一個大地盤,這裏有多株茂盛的影樹,每年四五月都會盛放密密麻麻的鮮紅花朵,染得地上一片血紅。

辦公大樓現在當然已經拆去,但影樹還留在舊地,被重型機械重重包圍,消瘦得像枯枝一樣。隨着建築工程如火如荼地進行,這些影樹離死期只會越來越近。



如果有血,這些被我們虐待的樹木一定令這個城市血流成河。

11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睇完呢個特輯都好激氣!

Wordy said...

頗有 heart 的一篇,也總算把我帶回來了 :)

小時候已愛樹木,雖沒花兒,卻穩重、可靠,最喜歡靠在樹幹休息。

都說香港是個沒有文化的城市。

largeheadboy said...

意粉︰香港實在有太多令人氣憤的事每日在發生,要學習適應,真是悲哀。

wordy︰我每一篇都很有“黑”的,你不覺嗎?^t^
香港不單是沒有文化的城市,也是沒有生命沒有活力沒有空間的地方。

Wordy said...

每篇都有 heart 麼?是我察覺不到或不想察覺到吧 :)

你說的四「沒」,好像自己也中了一些啊。

大頭仔 said...

就是因為香港是那麼一個不濟的地方
得閒就要行開下

怎會察覺不到或不想察覺我寫的有“克”?
看來你也要多到外面走走

lau2tang said...

所以大頭你要多帶Wordy出外見識見識!喺咪咁話哩?

Josephine said...

我也有看那電視節目,看罷十分氣憤。正如你所說,那校長十分可笑,而且十分丟臉,還給那所謂「修樹」的寫表揚信!我也在自己的blog寫了一篇,http://jotojo.blogspot.com/2006/12/blog-post_116593882035993895.html

Wordy said...

劉劉鄧,大頭好忙,唔會有時間帶我去見識。

大頭仔 said...

劉鄧︰wordy 兄見識比我還多,應是我跟他出去哩!

josephine︰謝謝留言。那校長的辦學理念很有問題,難道弄好“physical”的招牌給人看到便是一切嗎?心想咁多學校被殺又唔見……

wordy︰冇你咁忙,成點仲未訓。

小彭 said...

我也有看那電視節目, 那校長簡直不知所謂!

很喜歡行尖沙咀海防道, 一邊行, 一邊望向上面的榕樹... 係行得有點阻街架! ^.^

大頭仔 said...

尖沙咀海防道真係好多樹。
係人多阻路呀,樹怎會阻街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