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22, 2007

死了一點點

BBC 新聞網站讀到一篇關於小北極熊 Knut 的報道。Knut 去年十二月在德國柏林動物園出生,但隨即遭母親遺棄,這幾個月來一直由飼養員撫養,跟他影形不離,並逐漸成為大眾焦點。



不過,有動物權益組織指北極熊生性兇殘,能夠獨自在野外覓食,關在籠裏只會令牠越來越依賴人類,日後無法跟其他北極熊相處,是很不人道的做法,所以提出把 Knut 人道毀滅。這建議當然引來很大反應,最後柏林動物園決定將 Knut 撫養成人,還打算在這個星期安排牠公開亮相。

報道引述德國另一所動物園的園主提到,Knut 日後或會因為跟飼養員分開而感到難過。每次當飼養員離去而牠又不能緊隨,牠都會“die a little”。

“die a little”,直接來說就是死了一點點、失去了一點點。

每次別離,我們都難免感到悲傷,死去一點點,打從心底裏感到若有所失,像生命慢慢給蠶食一樣。之後一天一天過去,我們逐漸康復過來,然後期待下一次重逢。

美國作曲家 Cole Porter 的名作 Ev'ry Time We Say Goodbye 就有這麼一段︰

Ev'ry time we say goodbye, I die a little
Ev'ry time we say goodbye, I wonder why a little

樂隊 Queen 的 Somebody To Love 提到每朝醒來也死了一點點。

Can anybody find me somebody to love?
Each morning I get up I die a little

英國歌手Paul Young 八十年代大熱作品 Every Time You Go Away 也有類似的表達方式︰

Every time you go away
You take a piece of me with you

甚至連法國也有句諺語 Partir, c'est mourir un peu 。譯成英文,就是 To leave is to die a little 。

其實除了別離,還有很多東西也會令你死去一點點,甚至死去一大截,例如是被鋒利的紙張割破手指。



嘩,十指痛歸心,痛得我吖!

22 comments:

supageti said...

俾紙張割親手指三日唔埋兩日就總有一鑊啦,駛唔駛咁誇呀?

大頭仔 said...

我皮粗肉厚,很少割親手架嘛 ^t^

lau2tang said...

最近超忙,每晚下班後,我也感到「死去一點點」!^o^

小小傷口,塗點藥水消毒便成了!
不用拍照留檔申領工傷!哈哈~~

maymay said...

男人之家,流嗰少少蚊飯,濕濕碎啦!
咪鬼咁嗲啦,師奶仔!

大頭仔 said...

劉鄧︰快喇快喇,捱多個零禮拜就放假喇!
有得申請工傷的話,我一定周身介 ^t^

maymay︰呢 d 傷口濕親水就痛到___架喇!嗚~~

lau2tang said...

話時話,你好像超愛熊啤啤喎!
到現時為止一共出場三次!

Ellen said...

我都經常比工作紙割親手指啦!
甚至上課時以雕刻刀親,
流好多血之餘,好好....痛!
最慘還要在學生面前扮鎮定兼扮無事~~

Ah ming said...

男人大丈夫、流血不流浪
(我有急救牌架、使唔使幫你包紮?)

galaxy said...

唔.......
指甲修得很整齊乾淨 !
指甲血色紅潤, 你的五臟該好健康。
手指修長及光滑, 你不是做粗重野的人。
手指多紋及紋深一點,i.e. 你不是十八廿二

lau2tang said...

Galaxy,
你識睇相o架?
幾時我又影張手指相給你指點吓呢?

大頭仔 said...

劉鄧︰你咁好記性既!我自己都係記得兩隻咋,第二隻是攤在梳化上的那隻。哪第三隻呢?

ellen︰仲有冇咁恐怖呀?仲要扮鎮定一路流血不止一路講書?

ah ming︰嘻,我要去流浪啊 ^t^
話時話,我都有急救牌,不過剛過了期了。

galaxy︰睇完你的留言我大聲的笑了出來!多謝你,你真係好了解我啊,我唔係十八廿二好耐好耐喇!^t^
劉鄧你直頭攞你的玉照出黎畀 galaxy 品評喇 ^o^

lau2tang said...

第一隻是在東京下町買回來送給人家的賀禮;第二隻是撻在梳化上那一隻;第三隻便是這個北極熊了!

玉照我就無喇!肉照又驚影響人家的食慾,都係睇手指算喇!

貝拉 said...

在乾燥的日子我都成日被紙張介手...好鬼痛...

largeheadboy said...

劉鄧︰那對在東京下町買的熊仔差點忘了。不知道新的主人家對牠們好不好?

貝拉︰係啊,我覺得畀紙介親尤其痛苦啊 ^t^

lau2tang said...

送出去的東西,如撥出去的水,當然不會記起了!

大頭仔 said...

未必架!我仲記得給你送上一個 sarubobo ,只不過已忘記了什麼顏色!

lau2tang said...

是黑色頭、灰色面的!

大頭仔 said...

黑色好似是去厄運的!

lau2tang said...

無錯,日本語是「厄除」!
收咗你這禮物後,人總算無穿無爛,謝謝!

largeheadboy said...

噢,今天才看到你這個回覆!
傻啦,即使沒有那 sarubobo ,你一樣是齊齊整整的 ^r^

lau2tang said...

咁有朋友嘅祝福當然會更加好啦!

大頭仔 said...

好,等我下次出埠喇又(唔知幾時)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