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04, 2006

死亡

有沒有想過為自己的喪禮安排播放什麼歌曲?
我有,是陳奕迅的《活著多好》。



當我還在花園散步
當我還在浴室洗澡
十步以內可擁抱
遇著什麼煩惱
想跟我說都可聽到
翻到有趣圖畫
何妨大笑 讓妙事亦被我看到
遊玩時 開心一點 不必掛念我
來好好給我活著 就似最初

仍然在呼吸都應該要慶賀
如果想哭可試試對嘉賓滿座
說個笑話紀念我

到處還是香水氣味
到處還是塗鴉筆記
就像我未拋低你



從小到大,對死亡都有莫名的恐懼。

小學四年級,家裡附近一塊荒地突然豎起了一塊木板,上面寫着“政府官地”幾個大字。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只知道“官”與“棺”同音兼字形相似,便以為這塊地是用來擺放棺木,嚇得我躲在床上哭了半天。

小學六年級,學校到長洲宿營,不知道誰出的鬼主意,晚上拉大隊到張保仔洞。途中經過一大片墓地,看見墓碑上的相片,寒意直透心底,要同學替我掩護才能平安抵達目的地。

中學二年級,一個同班同學為情跳樓自殺,在校內引起一陣哄動。那時聽收音機說回魂夜只要用紅線縛着自己,鬼魂便不會帶你到陰間。無知的我信以為真,但又搞不清哪天是“正日”,結果晚晚弄得一頭煙才能入睡。其實,我跟那個同學談話不到十句。

大學一年級,大考期間,得悉一個中學同學死於車禍。由於要考試,沒有出席他的安息禮拜,沒有送他最後一程。

畢業後幾年,一個大學同學癌病復發,悄悄的離開了我們。

這幾年多了出入醫院,對生離死別有了另一番感受。

直到去年,第一次出席喪禮,那是二舅父的喪禮,那次是我第一次走進殯儀館。這家殯儀館乘公車回家有時會經過,從前總會轉過頭,避免視線跟它碰上。但那次之後,每次經過我總會特意看它一眼,因為死亡你永遠無法逃避。



話雖如此,那個晚上路過紅磡,站在路旁的花店職員突然問我想要買些什麼。啋,大吉利是!

39 comments:

胖胖熊 said...

果真和你心靈相通。近日總想着如果死的時候只可帶一張唱片,那會是哪一張。

回應你在 blog 的問題:我希望會是 Sigur Ros 的 Viorar Vel Til Loftarasa ,還要不斷播放歌曲的 MV。

Wordy said...

我想要的葬禮寫過了,不贅。

選這首歌不就要沒哭的也哭嗎?

小時候怕死,現在反而沒那麼怕,甚至有點接受,唯一願望是之前不要受太多痛苦;卻也不會引刀成一快,我自然而來,也該自然而去。

「紅繩」那段讓我想起《幻海奇情》。每天上下班都會經過港九兩大殯儀館,早已麻木了。近公司那家明星常用,羅文、張國榮、梅艷芳去的時候,看著門外的花圈,也感到哀悼。

第一次去殯儀館,是白頭送黑頭人。我才六七歲,最年輕的舅舅快大學畢業,成績又好,風華正茂,癌細胞卻悄然擴散至淋巴腺。在那冰冷的床上,看著他的臉,媽叫我以後上課要留心,不然沒人教我就不會唸英文。眼淺如我,自然淚水缺堤。

人一出生就在倒數死亡。對於這話題,我確是百無禁忌,大專時唸西西的《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同學都不願參與這一篇的討論,我來。不過,自問還沒夠條件寫死亡。

活在華人社會,我倒是明白不能隨便開口說死,罵人(或罵悄)時除外吧。

supageti said...

我不要葬禮或任何儀式,我要活在當下。

ellen said...

大頭仔~~

你唔開心,有心事呀??

lau2tang said...

小時因為在港的親戚不多,身邊也沒有親友不幸過世,所以覺得死亡很遙遠,從未探討過這個沉重問題。
但自從父親肺氣腫病發,四年多來不斷進出醫院,有時我去探病,撞正病房內有人不幸病發身亡,或是今天睡在隔壁的伯伯,明天已不在人世,才發覺生命原來是這麼脆弱的。
父親病發期間,受盡折磨,生不如死,而陪他一起受折磨的,還有可憐的媽媽!那時,金錢或地位對他而言,都不及供他吸取的氧氣重要,富豪和窮光蛋在病魔面前基本上是平等的。那時覺得自己好黑心,每天探他,也希望明天不用再來便好了。直至有一晚,我如常地下班後去探望他,見他精神委靡,不思飲食,還在發媽媽的脾氣,便對他說:「爸,你撐了這麼久,不如抖抖吧!我明天再來探望你!」當時心內盤算,會有明天嗎?這是我和爸爸最後一次的對話了!
我現在的想法是,健康活著當然好,否則,就讓我痛痛快快地死去,不要拖泥帶水!所以死亡並不可怕,不得好死才令人感到驚慌!
至於葬禮,是做給在生的人看的,喪禮如何安排、或播放什麼歌曲已無分別,難道,死去的人還會知道嗎?

largeheadboy said...

胖胖熊︰原來你也有想這個。或者你也有興趣知道英國人最想在葬禮上播放的歌是哪些︰
http://news.bbc.co.uk/2/hi/entertainment/5398266.stm

wordy︰英年早逝確是可惜。很深印象上期 x 周刊鄧達智的訪問中的最後兩句︰
日落,太短。
早逝,太苦。
昨天知悉鄔維庸走得很快,也有點傷感。

意粉︰傻嘅傻嘅,諗埋啲咁嘅嘢!對,要活在當下!

ellen︰沒有事啊,只是在借題發揮罷!你就飛啦,對嗎?

largeheadboy said...

劉鄧︰你的留言令我落淚。看到至親受苦實在很無能為力。那段日子你們一定很難過。
對不起,要你重溫那些片段。

lau2tang said...

難過當然有啦,但我們一家也算樂觀,往往襯探病時間還閒話家常,姐姐更笑我:「你嫁了,這樣的日子你要比我經歷多兩次!」
沒辦法,結了婚便多了兩位爸媽,兩位老人家也年紀不輕,奶奶更百病叢生,緃使生活無憂,每天卻憂心忡忡,拾到金牛都不懂笑!所以,她已變成我的鏡子,我一直驚惕自己,要活在當下,想到的就去做,老了走不動,還有些回憶留下!

Wordy said...

聽到熟悉或不熟悉的(名)人辭世的消息,總會有點惘然。

我有個習慣,每次聽電台新聞,知道哪裡發生意外,就會在心裡說:「沒事的,沒事的。」可要是最後(從報道員口中得悉傷者)還是不行,便會感到一點刺痛。

不光是生命,任何事物的結束,都教人難過吧。

largeheadboy said...

劉鄧︰早前媽媽入院,我們一家人見面更多,有好有唔好,當然不用在那地方相見便最好。老人家真的要多關心他們!
那難怪你聖誕又丟下家人去給自己留些好回憶。

wordy︰新聞哪會那麼多好消息!
要是你的上司轉職,與你公司結束賓主關係,你不會感到難過吧?

Wordy said...

會,我會為我公司感到難過。

largeheadboy said...

啲網友成日駁咀呀吓!

Wordy said...

補充:因為公司少左個同聲同氣既「猛人」嘛。
但恐怕我等不到那一天,因為我同公司在某些方面有意識形態上的一點分歧(夠官腔了吧)。走的該是我 :)

Wordy said...

咦,唔知上呢個網 d 人幾時要讀《大頭語錄》呢?讀了就不會駁了嘴而不自知了。

lau2tang said...

家長式管治?大頭仔在公司學返來0架?

Anonymous said...

強政勵治?呵呵 ~

小妹 said...

死亡對我可能是一件很遙遠的事...算命的說我會有102歲...當時我的第一個反應是...咪玩啦...我想早d死...

largeheadboy said...

各位網友︰《大頭語錄》的確有售,請將信用卡號碼和有效日期電郵給網主。仲有強政勵治已經 out 左,依家係良政勵治。

小妹︰咁到時的千歲宴你一定要出席呀,食返一餐。從沒有看相,怕承受不起。

Anonymous said...

良政勵治?慳 d 罷啦 ~

貝拉 said...

死亡! 未唸過喎! 我就有好多地方未去, 起碼去多十幾廿次日本喎!

小彭 said...

人大了, 對死亡沒有太大的恐懼, 只是對離開了的親友是有點不捨!

小時候, 知道晚晚在電視出現的藝員離世, 我也會驚到訓唔著...

在紅磡走動, 不宜穿深色衫, 著左要兜路行... 這是真的!

Anonymous said...

以前o係紅磡番工/住過,最驚夜晚行出碼頭o個邊,試過有一晚將車停o係碼頭等我 husband,路邊做緊法事,氣氛好「幻海奇情」,彷彿等o左成世,以後咪攪。

Wordy said...

我是愛穿深色衣服的資深紅磡居民,希望沒把各位嚇倒吧 :)

近大酒店那幾條街,說實話,氣氛確是有點陰森。但近年做了些項目重建,環境開揚了、清潔了,沒有從前那麼可怕。

小彭 said...

以前個邊係舊街市, 朝早熱鬧, 夜晚靜應應, 對比仲大, 真係仲可怕!

largeheadboy said...

貝拉︰對,我都仲要去多幾十次日本先!

小彭︰咁要點兜法?你好像很認真,難道曲街那張相......

意粉︰你是否說填海之前的碼頭啊?依家個碼頭好遠好遠喎!

wordy︰話雖如此,覺得現在多了很多相關的店鋪。你早出晚歸,唔係嚇你,小~心~啲~啊~

Wordy said...

唏,都唔夠呢度個網主恐怖。

largeheadboy said...

請網友勿再“妖言蠱眾”,混淆視聽!

Wordy said...

真恐怖呀……個網主 :P

Anonymous said...

幾十年前,梗係舊碼頭啦。

Wordy said...

舊碼頭有一樣看得見的恐怖東西:老鼠。現在半島 X 庭門外的馬路當年是沿海的行車路,半島 X 庭已是維港。每逢潮退,馬路下,海水邊就有一大堆老鼠走來走去!

largeheadboy said...

嘩,場面一定很震撼!

上面的網友這麼早起啊!又去捉虫呀?

Wordy said...

係呀,捉蟲入你……

小彭 said...

去大光燈梗係行蕪湖街, 行到盡, 轉入漆咸道啦... 行曲街, 唔好玩啦... 除左會俾人問要買d咩, 仲有可能會有地雷架!

largeheadboy said...

wordy︰入去邊呀變態網友?

小彭︰即係跟住隧道巴的大馬路走嗎?

Wordy said...

怎麼這麼標籤你的網友?我想說入「你個廚房」罷了,唉……

largeheadboy said...

乜你覺得無端端捉蟲入我個廚房係一啲正常人嘅行為咩?

Wordy said...

有乜咁唔正常,條蟲咪你自己囉。

largeheadboy said...

駛乜你捉
我自己曉“冷”入去。

洪雄熊 said...

largeheadboy 你好, 原來也有不少人考慮過自己的喪禮.

熊也剛巧寫過一篇名為"我的喪禮"的小故事, 冒昧邀請你過來參觀一下, 請多多指教!
http://bearhungfactory.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37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