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7, 2006

不太平館

兩星期前的星期五到尖沙咀的太平館晚飯,點了他們的招牌二人套餐。

龍蝦海鮮湯很香濃。



乾炒肉片河很惹味。



瑞士雞翼更是讚不絕口。



劃龍點睛的是這奶油蛋糕。



也就是這晚發生的事,令我在隨後的星期日隻身飛往東京。

沒有對太平館留下壞印象,相反,為了這收據,我會在十一月底之前再去太平館一趟。



這次的東京四天個人行令人成熟了,彷彿由兒童變成大人。簡單的遊記也已經完成,歡迎各位跟我一起參加這個大人の旅行

2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太平館 d o野好好食嫁!

下次去試下乳鴿同焗西米布甸啦。

largeheadboy said...

我不吃鴿子的......
焗西米布甸是那個很巨型的東西嗎?

小妹 said...

大頭好勇! 事發的餐廳, 我可是永不再去的...太平館的二人餐, 不是有乳鴿的嗎?

Wordy said...

我很喜歡吃鴿子,有次去佛笑樓點了,朋友卻不吃,卻是看著我吃便很滿足的樣子。那個滿足的模樣,已經越來越模糊了。

銅鑼灣太平館的侍應叔叔很勤快,你吃完主菜就問你要啥甜品,一吃完甜品就抹桌子收清所有餐具,也就是該走的時候了。

小妹,事發餐廳如果是個好地方,我一定會再去。餐廳是死的,人是活的。我有一所事發的餐廳卻是永遠都回不去了,那裡叫 Hugo's,是一個很冷的三月的晚上。

Anonymous said...

大頭:是的,焗西米布甸就是那個很巨型的東西,人少去一定吃唔晒。天地仲有折嗎?今天想買「超完美日本鐵道旅遊計劃」(作者:MILLY 出版社:西遊記文化),但大眾只有一本($117),已被人揭到殘晒。

小妹:發生咩事令你永不再去?我鍾意去銅鑼灣店多 d。

小妹 said...

曾大頭未返...當正呢度係咱家地頭回文先得! ^_^

Wordy,
Wow~ Hugo's? 嘻嘻~小妹的可沒那麼高檔啦.

意粉,
就是那些會令人哭的事情囉.

Anonymous said...

唔開心o既事,大家都忘記左佢算啦!

lau2tang said...

我剩喺記得我第一次幫襯太平館食乳鴿,畀啲豉油彈污漕套新套裝,搞到成晚嬲爆爆!所以之後就無去過嘞!

小妹 said...

還有,大頭指的"那個很巨型的東西",會不會是梳芙厘呢?

Anonymous said...

係喎,係焗疏乎厘 ~

唔通我係未食過?哈哈!

largeheadboy said...

小妹︰我一行開就比你乘虛而入,要長駐呢度至得。我的已事過境遷,所以會再去 ^o^

意粉︰我看到的應該可能是疏乎厘,超巨型,鄰枱吃剩差點想拿過來吃!

劉鄧︰比着我,我也會嬲爆爆,但係是自己不小心啊!

wordy︰在想像你在吃乳鴿那很滿足的樣子,一定是很攪笑。你那麼貪吃,相信什麼東西也阻不到你。

Anonymous said...

太平館乳鴿很好吃,大頭唔食真可惜。

lau2tang said...

當然是自己不小心啦!但最衰是當時身邊有個出氣袋,便將自己的怒火發洩在他身上!現在想來也覺自己過份!

Wordy said...

美食當前,自然滿足,但當日真正一臉滿足的是我朋友,不是我。

小妹:
只去過一次 Hugo's,舊朋友動完腦手術,我答應請客。

意粉:
唔開心既事很難完全抹掉,但確實隨日子流逝而變平淡。
像鮭魚子壽司,舊朋友不吃,在政壽司點了才知道,要對方試一下,改觀了,還喜歡上了。現在看到鮭魚子,除了想到美味之外,就是舊朋友,但我不會為一段往事而放棄自己喜歡的事物。
人該懂得在不(太)自私的情況下愛惜自己。

largeheadboy said...

意粉︰小時養過鴿子,覺得牠們很可愛,不忍心吃牠們啊,所以不會覺得可惜。

劉鄧︰那你便應該請番你的發洩對象到太平館大吃大喝謝罪吧。

wordy︰頭大睇過龍,不過也猜到你吃到滿口滿手都是的模樣。你說得對,要好好愛惜自己,有時自私一點也無可避免。仲有,我幾年前做了牙牙腸手術,那可以請我到大 x 活吃蕃茄火鍋。

Anonymous said...

小時候也家裡養過很多小動物,我們幾隻小鬼一定不肯吃自己養的,通常父母親會送給別人,但買回來的都會照吃!

Anonymous said...

差 d 以為劉鄧的發洩對象是大頭o添!

lau2tang said...

大頭,
我的老弟也因為鴿子代表和平而不吃牠的!

如果有天我再重遇他,我定會請他到太平館去大吃大喝。

largeheadboy said...

意粉︰啲小動物包唔包括小強?小時候家裡也會買雞返嚟住幾日,試過煮了後我們都不忍心吃。

劉鄧︰你的老弟跟我年紀相若,也不吃鴿子,從種種跡象看來,我可能就是你的老弟啊!你的太平館原來有另一個故事。

lau2tang said...

其實你和他頗相似!﹝當然你較英明神武啦!﹞
他於演藝學院畢業後,也曾在三色台和有線辦過事,現在則全職做學生!

每個人都有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而我的太平館故事,內容曲折得可以寫一部愛情小說,現在回想起來,內心仍隱隱作痛!

Anonymous said...

嘩 ~ 個個都好似歷盡滄桑咁o既?

大頭文係咪演員?

lau2tang said...

不是!他在三色台時是助理編導,在有線則是負責新聞部剪片工作!

largeheadboy said...

劉鄧︰過去就由得它過去吧,最重要的是你現在幸福快樂啊!

lau2tang said...

明白!
我已將心中的幸褔快樂指標稍作調節,所以我快樂!你也要試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