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4, 2007

飛蛾撲火

這兩天下了很多雨水,晚上回到家裏開了燈,有很多飛蟻從窗外飛進來,不斷在燈泡附近飛來飛去。

我很討厭這些飛蟻,因為牠們在撲向燈泡的同時,少不免會掉下身上的翅膀,最後剩下光脫脫的身軀在地上亂竄。有時牠們更會在你毫無防備之下,飛進你的頭髮裏去。

小時候媽媽曾教我們捕捉這些飛蟻的好方法,就是在光管下放一盆清水,比較愚蠢的飛蟻看見光管的倒影,便會一頭裁進水裏去,情形就像飛蛾撲火一樣,最終一命嗚呼。

其實仔細想想,這些飛蟻短暫的一生也是蠻悲哀的,不知道為了什麼原因總是要撲向燈火,最後更弄得遍體鱗傷。我想,這可能就是飛蟻的本性吧!牠們也許都知道一夜過後,自己都會跟其他同伴一樣,倒在地上筋疲力盡地死去,但在此之前,牠們仍然拼盡全身力氣,撲向不會給牠們明天的燈火。明知死路一條,但仍是義無反顧地往前衝。



撫心自問,有時我們跟這些飛蟻也沒有兩樣。

10 comments:

supageti said...

哦,原來係度o既,做咩又咁憂鬱呀?

largeheadboy said...

糧尾吖嘛 ^o^

Ellen said...

哇~~玩撲蝶.....唔係!係撲蟻!

咁!大頭每個月未要憂鬱一次!

大頭仔 said...

ellen︰係呀,我真係要在牠們未掉下所有翅膀時捉了牠們,免得牠們四處亂走,運動量好夠架!^e^
唉,冇法喇!不過仲有兩日……

貝拉 said...

其實我最怕係飛蟻...... 好驚......

Ellen said...

過兩日就出糧,好快喎!

大頭仔 said...

貝拉︰比起會飛的小強,飛蟻算是濕濕碎了 ^t^

ellen︰咦,原來我地都係同一日出糧喎 ^o^

Wordy said...

我想起了王菲舊作《撲火》(1997)。

大頭仔 said...

已經忘了這歌了!按年份,應該是《你快樂所以我快樂》那碟吧!

Wordy said...

是的。